2002年的諾貝爾經濟獎頒給心理學家坎納曼,讓心理學界很興奮,因為心理學一向被看成「軟」的科學,不像物理、化學那種「硬」科學,相同的程序就一定會得到相同的結果。人的變數太大,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使行為不可測。坎納曼最大的貢獻是找出了人們做決定的可能策略,及影響這些策略的相關因素。他讓我們看到人在決策時是不理性的,不會利用已知的或然率來做判斷,常被自己過去經驗所形成的偏見左右。例如,先給受試者看某位男士的描述(保守、謹慎、對政治與社會問題沒興趣),然後判斷從一個有三十個工程師及七十個律師的俱樂部中抽到這個人的機率,結果受試者都高估了(90%),因為上述的描寫與心目中工程師刻板印象相符,忽略了基本機率只有30%。股票經理人在預測明天股市上升的機率時也受到腦海中立即浮現記憶的影響,一個腦海中尚有股市上升鮮明記號的人會高估上揚的機率。坎納曼問受試者,R出現在英文字第一個字母位置的機率是否會比第三個位置的機率高?約有三分之二的受試者說會因為字典是按頭一個字母排列,他腦海中一下子就浮起了很多R開頭的字,因此就認為第一個位置的較多,其實正好相反。

他又發現問問題的方式會影響人們的決策。在六百人的社區中,防疫計畫A可以拯救兩百人的性命,防疫計畫B則會使三分之二人死亡,那一個計畫好?結果,72%受試者選A。但是如果把問題寫成A計畫會有四百人死亡,B計畫三分之二人死亡時,78%受試者又選了B。表示人們喜歡獲益,不喜歡損失。他更發現人在找證據時,偏好找支持他想法的證據。對不支持的證據會「選擇性的忽略」,最近發生的舔耳案就是一例。

所以,人真的不是理性的動物,常落入自己所設的陷阱中。最近哈佛的實驗甚至發現人不及猴子,猴子在發現刺激有80%的機會出現在右上角後,牠會集中注意到右上角以得到最大報酬,而人卻會為了錯誤的機率概念(即A已出現三次,下次應該是B了)而表現得不及猴子。雖然,我們在大腦中看到了從理性所在地的額葉到感性所在地邊緣系統的神經迴路是條小路,從感性往理性的神經迴路是條大路,但這個生理證據不及坎納曼一個簡單的實驗具有說服力。

坎納曼的得獎代表科技整合的時代已經來臨。國內許多研究所還是堅持「非本科系不得報考」,使我們的學術掙脫不出舊有窠臼。科學建構需要在共同邏輯下形成系統化知識,從不同角度來看相同行為,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敞開心胸接納不同領域的人為同一目標努力。

(本文作者為國立陽明大學教授,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主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micz 的頭像
mimicz

心理學 Ψ EXCEL Ψ 網路

mimi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